伦敦时间7月30日薄暮,北格林尼治体育馆内济济一堂
,奥运会体操男子团体决赛就在这里进行。

  夺冠抢手中、日两队在资格赛中仅排在第六位和第五位,好在前天的资格赛只是选出八强,成就并不带进决赛。第一项吊环开始,双方八九不离十,日本队稍微
抢先,也在中国队意料之中。第二项跳马成了中、日两队抗衡发生转折的竞赛,中国队冯�春驼懦闪�分别拿下16.216分和16.200分的高分,日本队却有一人拉伤,被背进场外。今后,竞赛进入中国队怎样稳扎稳打,逐步扩大抢先上风的阶段。

  从名目轮换秩序看,中国队接下来的双杠和单杠都是强项,而最初轮换到鞍马,却是最要劲也最容易失手的名目。冯�吹乃�杠和邹凯的单杠都有拿过世界冠军的阅历,不需担心难度和质量,只要不涌现从杠上掉落的重大失误,日本队就会随着与金牌渐行渐远而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首次加入奥运会的张成龙身兼5个名目,他的单杠难度紧追邹凯,竞赛中的杰出发挥为最初进场的邹凯抬高了对裁判员的影响力。待邹凯在单杠上拿到16.400分,中国队总成就已超过日本队2.177分。

  场上沸腾的声浪来自对英国运动员的支持,这些在世界体操大赛中默默无闻的选手终于有机会在奥运会上享受掌声,此时积分已攀升到第三位。如果说旨在蝉联奥运金牌的中国队选择了以稳取胜的战略,那末
不一点压力的英国队则是以强力冲击争取实现冲破,最难受的是日本队,进退两难。

  竞争在鞍马上结束。先进场的中国队不一人涌现重大失误,不需看后面日本队的表现,金牌已跑不掉。日本队王牌内村航平未能把句号画圆,在完成下法时身体重心重大偏离,几乎跌下马身,支撑手臂一向不敢松开。裁判对此做出判罚,日本队用提出申诉的办法试图追回分数。在等候裁判组审议的时分,日本队员内心不安,眼神茫然,中国队的小伙子们也心急,希望登上领奖台的时刻早点到来。

  中国队全场18人次,得分最低的是冯�吹淖杂商宀伲�14.400分,最高的是邹凯的单杠,得到16.400分。日本队有两人次在14分以下,最高的惟独16.041分。中国队胜在均匀得分处在中高段,不过低分拉后腿。这在每一个名目进场3人,得分都要计入总成就的新划定规矩中尤为首要。以往竞赛都是新人冲头阵,即使比欠好,也可以在“去掉一个最低分”的划定规矩庇护下不给全队总成就带来损失。往常,这一套办法已不可能。新划定规矩既要求运动员各有所长,更强调实力均衡,中国队显然很好地哄骗了划定规矩。最终,中国队以275.997分的总成就夺得金牌,陈一冰、冯�础⒆蘅�、张成龙和替补上场的郭伟阳为中国男队续写了奥运团体冠军的荣誉。他们比改判提高分数的日本队高出4.045分,均匀每人每项赢了0.224分。

  挂着泪花的小伙子们在混杂采访区向记者诉说着适才的一幕幕细节和此刻的心情。来到记者见面会会场,他们已完全放松心弦,做出惟独胜利者才会有的无拘无束的讥讽。

  团体赛是中国体操队最为看重的标志性名目,在伦敦赛场,中国队再续光辉
! (本报伦敦7月30日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df-farms.com